【金光】無言的寄託(史家親情向)

看文前注意事項:

1.私心成分絕對有,而且還不輕

2.此文沒有小空

3.史爸死亡有,個性反差有

4.文風偏向意識流

5.新手寫文,歡迎指教



-------------------------------------------


俏如來從未想過,墨狂會有穿越父親身體的一天。

緊抱著懷中冰冷的軀體,腦中不斷迴蕩著父親臨終前最後的話語--

「精忠,對不住……」

 

短短五個字,卻彷彿咒語般侵蝕著他的內心、焚燒著他的理智。

 

為甚麼……

為甚麼……

為甚麼,要說對不住……

 

「父親吶!!!!」此時此刻,理智、冷靜,蕩然無存。餘下的,只剩下心中最沉痛的吶喊。

 

當銀燕趕到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的景象。

他的大哥,抱著滿身染血的父親,不斷哭喊著。

父親死了。

依他衝動的個性,應該要感到憤怒,應該一股腦兒只想著報仇。

但為何在見到大哥失控的模樣時,他卻反而比大哥冷靜了?

又為何現在,他感受不到憤怒,心中只存無盡的淒涼與悲哀。

他曾經嘲諷過,他的大哥永遠是最冷靜的。

如今他才明白,原來一直以來,大哥的冷靜是這樣乘載著無數的悲傷。

那麼,父親呢?

突然,他渾身不自覺地顫抖著,淚,也不自覺的爬滿了臉龐。

 

為了甚麼而顫抖?悄然流下的淚,是為何而流,又是為誰而流?

 

緊握手中的嘯靈槍,雙膝驟然跪下,朝著父親的方向叩首,他在心中對自己,也對他的父親說--

「從此刻起,我不僅是雪山銀燕,更是史艷文之子—史存孝。」

 

曾經排斥這個稱呼,是因為史家人的宿命太過悲哀;而今,他卻無論如何都不想放手了。

不會再只是一味的任性,你所掛心的,我都會陪著大哥一同承擔。

 

* *  *

 

—藏鏡人失蹤了。

在俏如來和銀燕回來之前,原來好好待著的藏鏡人突然發瘋似的衝了出去,不知去向。

「是嗎?」俏如來只淡淡地說:「這樣也好。」而後便逕自入內安置史艷文。

仔細地擦拭著他臉上以及身上的血跡和髒汙,小心翼翼的避開了不再流血的傷口,像是怕弄痛了眼前這個無論身心都已是傷痕累累的人。

從頭至尾,銀燕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跟著,幫著端水、換水,還有和俏如來一同換下史艷文的衣物。

原本有人想問有無需要幫忙的地方,原本有人想上前安慰兩兄弟,還有些許想說甚麼的人,在面對一室的靜寂後,都安靜地退至屋外,不忍打擾。

 

藏鏡人是在入殮之時回來的。

當時的他情況已幾至瘋狂,瘋狂的大笑著,聽起來卻像一聲聲的悲鳴。

「史艷文,這一次,你又是為了甚麼?至於嗎?史艷文,你真是夠了!」

如今你死了,倒也輕鬆了!中原還有那一堆甚麼的責任,你肯定也是先妥妥的交給你兒子了吧,哈,真是虛偽的可以,都要死了還管那麼多事,你總是這樣惹人厭煩!

看看你這一輩子,活得多麼悲哀,把自己搞得那麼累,連好好的一個家都搞丟了。下輩子記得學聰明點,別再幹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當個平平凡凡的人,然後就像你說的—為自己活下去。

哈,搞得我都矯情了起來,先說好,下輩子,絕對不要再和你有任何關係了。

沒等到下葬,藏鏡人再次離開了。

 

* *  *

黑暗中,出現一道白色的身影,俏如來是認得的,那個他永遠也忘不了的身影,腳步慌亂的向前跑著,一雙手狂亂的揮舞。

不要…不要…不要離開…拜託…

明明恍若就在眼前,卻怎麼也無法觸及,俏如來慌了,茫然的跪坐在地。

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總是這樣…

忽然,那道白色的身影上前將他抱在懷裡,一手輕撫他的背,一手輕拍他的頭,俏如來雙手緊抓著對方的衣襟,在這個總是能令他感到安心的懷裡,哭得像個孩子。

也許,也只有在這個人的面前,他才有資格像個孩子吧。

 

就這麼哭了一會,那人緩緩的鬆開他緊抓著衣襟的手,然後朝著一個方向招了招手,隨著那人的目光看去,他招手的對象竟是銀燕。

只見銀燕也是一臉茫然地走過來,顫抖的握著那人的手,而那人只是將兩人的手交疊在一起,然後溫柔的笑著,拍了拍兩人的頭之後,便站起來,朝著後方走去。

一大一小的身影,是藏鏡人和無心。

其實無心對大伯的認識並不深,只知道她的大伯是個值得敬重的人,所以也只是靜靜的看著,看著她的大伯將髮帶解下,放到她的爹親手裡,而她的爹親只是緊握著雙手,轉過身不再去看大伯,大伯則是依舊溫柔的笑著,輕輕的將她推向爹親。

雙手握住爹親緊握的拳頭,無心覺得她現在也不敢看著大伯了,因為她發現自己和爹親一樣,不知不覺竟紅了眼眶。

 

然後,眼前的一切瞬間消失無蹤,徒留一片黑暗––

 

* *  *

山丘上,一座小屋佇立在上頭。

一名白髮青年正在整理小屋旁的菜園,順便收割了幾個成熟的蔬菜,將它們交給正在廚房生火的少女。

「無心,這些今天午餐的份量夠嗎?需不需要再去採些?」

「精忠大哥你放心啦,今天爹親有去抓些河魚,再加上等等銀燕大哥從市集帶回來的東西,應該是夠了的!」

「那就好。」

 

俏如來走向屋外,正好撞見剛回屋的藏鏡人,兩手提著無心剛剛提到的河魚仍在低著水。俏如來細心的發現了那條平時繫在手腕上的白色髮帶穩妥的綁在上臂。

笑著接過河魚,由著藏鏡人去洗淨雙手的魚腥味。

無心開心地接過河魚忙著去一邊料理了,俏如來則是入內幫忙無心料理蔬菜的部分。

 

今天依舊是一片祥和呢,爹親,你看見了嗎?我們,都過得很好 


30 Jan 2016
 
评论
 
热度(7)
© 弦月 | Powered by LOFTER